1. <form id="dy030"><source id="dy030"><noscript id="dy030"></noscript></source></form>
    2. <dd id="dy030"></dd>
    3. <nav id="dy030"></nav><nav id="dy030"></nav>
    4. <nav id="dy030"><address id="dy030"></address></nav>
      <dd id="dy030"><optgroup id="dy030"></optgroup></dd>

      <wbr id="dy030"><legend id="dy030"></legend></wbr>
    5.  
      木心:什么是渊明的现代意义
      来源: | 作者:taolingjiu | 发布时间: 2018-08-29 | 2561 次浏览 | 分享到:

      木心:什么是渊明的现代意义

      汉赋,华丽的体裁,现在没用了。

      豪放如唐诗,现在也用不上了。

      凄清委婉的宋词,太伤情,

      小家气的,现在也不必了。

      要从中国古典文学汲取营养,借力借光,我认为尚有三个方面:


      诸子经典的诡辩和雄辩,今天可用。

      史家述事的笔力和气量,今天可用(包括《世说新语》)。

      诗经、乐府、陶诗的遣词造句,今天可用!

      陶诗的境界、意象,在现代人看来,还是简单的,但陶诗的文学本体性的高妙,我衷心喜爱。如:

      平畴交远风,良苗亦怀新。(《癸卯岁始春怀古田舍二首》)

      有风自南,翼彼新苗。(《时运》)

      他不是中国文学的塔尖。

      他在塔外散步。

      我走过的,还要走下去的,就是这样的意象和境界。

      "采菊东篱下,悠然见风筝",

      我就像脱线的风筝,线断了,还向上飞。

      陶先生问:"不愿做塔尖么?"

      我说:"生在西方,就做伊卡洛斯,生在中国,只好做做脱线的风筝。"


      我与陶潜还有一点相通:喜欢写风。文笔、格调,都有风的特征。

      李后主,"乱头粗服"也好——前提是"天生丽质"。

      中文字幕第一页,超碰国产精品第一页,影音先锋男人色资源网,免费特黄特黄的欧美大片